【琴絃社羅怡君親職講座】從生活中培養思考力

羅怡君

10/1 週六 10:00-11:30
親職講座】從生活中培養思考力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(適合學齡前後父母)

當孩子不再受限於標準答案,才能飛得更高、看得更遠!

在家裡、在學校、在生活周遭、在電視裡看到的……
現在被禁止的事,

  是孩子未來要獨立面對的事!
免費講座
講師:親職溝通作家 羅怡君:孩子教我們的事
地點:琴絃社 新竹市三民路20號  03-5422588
歡迎爸媽一同參加,為顧及講座品質,恕無法帶小朋友入場聆聽。。
講師介紹:
羅怡君:孩子教我們的事

羅怡君一頭俐落短髮,笑容爽朗自信,說起話來清晰有條理,任誰都會說她勢必能成為職場上的女強人,事實上,她一直那麼穩當地實現自己的生涯規劃,28歲結婚,30歲生子,雖然偶有辭職陪伴孩子的念頭,但她知道時間未到,自己對職場仍有期待和依戀。

一直到去年一月,羅怡君嘗盡工作帶來的各種滋味,也能預見未來可能的職涯發展,36歲的她發現,比起當個游刃有餘的上班族,親子教養生活更有趣,帶來的成就感更高,她快樂的決定卸下女強人這個包袱,離職成為全職母親。

「我擅長的不見得是我喜歡的,我喜歡的也不見得擅長。」當然也會有不擅長同時也不喜歡的事,羅怡君坦白的說,即使成為全職母親,她還是不擅長也不喜歡做家事,尤其是下廚做飯,雖然偶爾會和孩子一起動手做西點或簡易電鍋料理,但純屬生活情趣,若要她煮一桌菜,可會讓她忙上大半天。

「對我來說,食譜就像無字天書,連『洋蔥切丁』我都想問怎麼切,想做肉丸子,食譜上寫150g,老闆問我是不是要買50元,做丸子要不要絞兩次?我只能回答隨便。」羅怡君笑說,或許女兒永遠吃不到媽媽煮的便當,但她能運用自己的溝通能力和好奇心,給孩子不一樣的生活模式。

她很早就讓孩子知道,父母並非萬能,父母也有不擅長的事,「女兒知道我擅長寫作、演講,也知道我做布丁會很緊張,現在她會安慰我:東西煮熟就好了。當父母覺得自己擅長某事時,很容易指導孩子,覺得孩子可以做得更好,給孩子的壓力大過學習樂趣,但當我承認自己跟孩子一樣不擅長時,發現孩子比我更從容且不怕失敗,現在我蠻喜歡跟孩子一起做不擅長的事。

羅怡君去年出版《刺蝟媽媽與穿山甲女兒的思辨對話》時,曾被人認為「你的孩子比較特別,所以可以跟你討論」,這次《被禁止的事》每一篇文章都給了幾個引導問題,讓讀者嘗試與孩子討論,「當孩子注意力被轉移到『討論』,就比較容易結束爭吵,有時孩子會因為情緒來了,拒絕討論,也不用強迫,父母就試著自己說說話。」

某一晚當她進孩子房間準備說故事,發現前陣子女兒和爸爸一起大掃除的成果已經消失無蹤,「你的房間又開始亂了,我們一起來整理。」未料,女兒馬上變臉拒絕,「為什麼不要?」「這是我房間,我覺得不亂。」

雖然孩子的口氣讓人不高興,但羅怡君決定先將孩子表達意見的方式放一邊,「你覺得什麼是亂?」「我不想討論,你是來說故事的。」情緒也不好的羅怡君決定先說出自己的想法:「我覺得亂的意思是,東西沒有回到原來的地方,占了更多空間。而且我要修正,是放娃娃的地方亂,其他地方還好。」話剛說完,女兒就鬆懈下來,「那我去收娃娃。」

待女兒情緒更穩定,羅怡君問:「你剛剛怎麼了?」「我不可能在睡覺前整理房間啊,上次大掃除花了很多時間。」她這才明白,原來孩子不知道「稍微收拾」,只記得之前的大掃除經驗,加上她修正並非整個房間都很亂,才讓女兒願意讓步,這次的溝通有了好的結果,她們開開心心的說完睡前故事。

羅怡君發現,很多父母不知道如何與孩子對話,也不懂如何提問,另一方面,又恐懼失去管教權威;但在她的經驗裡,因為自己從不輕易說「不可以」,難得說「不可以」時,反而更有力道。「女兒相信我的判斷,也相信我了解、尊重她的能力,我的權威來自我講話的信度與效度,孩子相信媽媽可靠,也需要媽媽的意見,我想當這樣的媽媽。」她強調,自己不想說出:「因為我是你媽,你要聽我的!」

有時父母會執著於孩子態度差,錯失了溝通的機會,羅怡君也自承,她也會背地翻白眼,當情緒無法平復時,她會先離開爭執現場五分鐘,「等一下我們再討論。」也會提醒女兒:「或許你說得很有道理,但你的態度讓我不想聽你說話,這樣好嗎?」若孩子不甘願認輸卻因情勢所迫而屈服,她也會將討論的問題轉移到「處理自己」,問女兒:「你每次都告訴我,你可以自己負責、可以管理自己,那現在你做得到嗎?」

法令政策禁止的事,也有許多討論空間,例如澳洲度假勝地黃金海岸的廣場,非常寬敞卻禁止騎車、溜直排輪和滑板,禁止標語寫著「Please consider others」,因為廣場上太多閃避不及的老人與兒童。台灣部分公園規定草地不能踩踏,但草地應該是最安全的遊戲空間,該思考的是:種對草了嗎?一定要噴農藥養護草皮嗎?與其禁止,是不是有別的方式解決?羅怡君鼓勵父母帶著孩子思考各種被禁止的事,找尋答案過程中,也能獲取知識。

她也提醒家長,覺得親子未被友善對待時,是否只注意到極少數的極端意見,對於友善的多數人卻習以為常,甚至視而不見,「你想帶給孩子的是正面的解讀,還是負面的詮釋?

為了孩子,羅怡君很貪心,她不只要自己好、家人過得好,還希望社會要好、土地要好,畢竟如果這世界上每個人都很幸福,那最親愛的孩子怎麼會不幸福?
出版品介紹: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